坠落的星之海——解放啦~\(≧▽≦)/~

一定要点开哦(。・ω・。)ノ♡
一个写文的却沉迷于画画_(:_」∠)_
※※写文超级慢!!!
主all金和轰出胜还有all出ヽ(゚∀゚)ノ
沉迷黑化无可自拔_(:3」∠)_
其实其他也能接受,但是接受度不高_(:_」∠)_(是凹凸的)
不吃瑞嘉瑞!不吃瑞嘉瑞!不吃瑞嘉瑞!也不吃轰爆轰!!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)

fo的人要注意哦= ̄ω ̄=

【all出久】control 掌控者(7)

超级ooc!

小学生文笔!

虽说是all出久

但主要是轰出和胜出_(:3」∠)_


洁癖小天使勿进哦= ̄ω ̄=


而且随时会坑掉,请各位小天使跳坑注意_(:3」∠)_


由于作者脑细胞严重不足,写不出什么宏大的世界观和背景_(:_」∠)_


别妄想有什么逻辑存在_(:_」∠)_


就当是个娱乐看一看吧_(:3」∠)_

提示 :  或许有黑咔、黑轰掉落(时不时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人黑化(ಡωಡ) )请注意



注意!




本章的画风可能有点不同,而且信息量也可能有点大(自我感觉......_(:_」∠)_ )



而且诸君 !这里可能会出现蠢作者喜欢的药物设定!(๑´ㅂ`๑)


所以如有不适可以退出哦⊙∀⊙







GO↓







六、上学?








【AM   6:00】





刺耳的闹钟声猛然的在绿谷耳边响起,他邹起眉头,混乱的意识开始从零散的梦境中回到现实。






掀开在他身上盖了一晚带有自己体温的被子,缓慢的在床上坐起来。双眼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纱布,一切都显得那么暧昧朦胧。






慢腾腾的抬起手,关掉了从刚才一直在吵着他的闹钟。绿谷出久揉了揉不怎么舒服的眼睛,慢吞吞的下了地。






早上的寒气让棕红色的地板格外冰凉,赤裸的双脚刚刚接触,刺骨的寒意便从脚底一直涌上心头。






身体感受到冷意反射性的微微蜷缩起来。眼睛也好像在一瞬间突破了纱布,逐渐清明起来。






绿谷抱着自己的上半部分的肢体,暗自抱怨了一句。






【今天早上怎么这么冷。】






并没有想要换掉睡衣的心情,就这样走到了门口。






门外迎面而来的空气虽说也并不是怎么温暖,但大体也比房间里的空气好上许多。绿谷搓了搓冻住的手,下了楼梯。






然而刚下第一个台阶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。






【我.......好像有什么事来着?】






皱着眉歪了歪头,不过绿谷也并没有仔细的想,继续下了楼梯。






正在厨房里做早餐的绿谷引子听到从她的后面传出来的楼梯响动,抬起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,微微叹口气。






【又开始了。】






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自从在2年前出久发现了自己的【个性】以后,每一次的大规模发动后,都会伴随着所谓的后遗症。






比如嗜睡、怕冷和.....记忆力差。






绿谷引子想到这,再一次叹气。






虽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件,忘记的也都是小事。但是总是这样也是不行的啊。






如果按照以往绿谷上学的时间的话,早在  5:00   的时候就已经下来吃早饭了。






她没有转过头,语气里暗藏着担忧。






“出久,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要去【雄英高中】上学啊。”






下楼梯的声音突兀的停了下来,大概是有两三秒的时间。






随后的绿谷引子又再一次的听到了楼梯的响动,不过这次伴随着关门的声音。






回过神的她看着在锅里煎炸到恰到好处的金黄色的鱼,沉默的继续做着早餐,原本明媚的阳光也被乌云遮掩住了。






重新回到自己房间里的绿谷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,发泄般的用手锤了锤关上的门。






阴沉的眼睛看着被他母亲昨天就挂在墙上的熊英制服。






“又开始了......而且还让妈妈担心了.......”






手重重地敲击着自己的头部,发出闷闷的响声。






“明明已经不想让妈妈在担心了........”






【“你这个什么都做不成的废物!”】






【“一天到晚什么都不会,就只会让妈妈担心。”】






【“真是活该被........!”】






烦躁与焦虑一起涌上心头,不同的话语在脑中乱成一片,火一般灼烧着理智。






【吵死了......!】






绿谷捂着快要炸裂的头,匆忙地坐到床上。把手伸进柔软的枕头里,拉开拉链,在细软的棉花里拿出一瓶白色的小罐子。






白色的小罐子上什么标签也没贴,打眼一看就像是什么三无危险产品。






绿谷快速地打开了这个诡异的小罐子,倒出两粒白色的药片。也没有兑着水,硬生生的干咽了下去。






说实话生吞药片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,那苦涩的味道简直让人想哭。






可是这种苦涩的味道对于他来说却刚刚好。






疲倦的把身体陷进柔软的被子里,才一个早上的时间就让他精疲力尽。绿谷实在是不敢想象之后会怎么样,他的所谓的后遗症在逐渐的加强,早些年滥用的危害已经开始完全显现出来了。






原本他的【个性】所带来的后遗症只是睡眠而已,使用完之后睡上几天就没事了。可是当时的他并没有想那么多,沉浸在终于有【个性】的喜悦中,不断的压榨自己的身体。最终的结果就是后遗症越来越严重,也越来越爱睡觉了。






其实也就是更爱睡觉而已,说到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




不过怕冷和记忆力差...........或者其他.......






绿谷沉下脸色,抿了抿嘴,许久才勾起一抹无力的笑。






【算了,都是自己答应的事,谁也不能怪谁。】






再一次把视线看向了墙上的制服,回想起了昨天晚上【雄英】录取通知书到了的时候。






【我以投影的方式来了!】






刚一打开那个装在信封里的诡异圆盘形的投影仪,【欧尔麦特】的那张画风十分不同的欧美风的脸就出现在了画面上。






当时的绿谷出久斜倚在身后的椅子上,身穿的纯黑色的毛衣显得他的身躯格外修长和消瘦。






圆圆的带着愤怒表情的团子抱枕被他抱在怀里。说起来这个团子还是他专门按照他的幼驯染的表情所定制的。






也算是他的一个恶趣味。






有些苍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椅子上的扶手。






【因为要准备各种事情,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就联系到绿谷少年你,实在是很抱歉。】






面前投影出的高大男人对着绿谷鞠了一个躬,这是无论放在谁身上都会让人有些惶恐的事情。NO.1 英雄【欧尔麦特】虽然是可亲而又温和的,但是这并不代表人们可以坦然接受这位【英雄】的歉意。






绿谷出久依旧保持刚才斜靠的动作,只不过唯一的差别就是手指点着扶手的动作越来越慢。






他现在莫名的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




【其实我来到这个城市就是为了在【雄英高中】工作。】






手指停了下来。






【绿谷少年,你的成绩十分的优秀。笔试就不说了,你的实战成绩就已经是在排名前列了。】






【欧尔麦特】的表情变的有些骄傲,就好像绿谷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学生一样。






【而且当在场所有人都害怕到逃跑的时候,只有你一个人救了那名女生。】






【女生?啊.....那个棕色短发的那个开朗女孩啊。】






回想起那个女生活泼的笑容,绿谷小幅度的上调了嘴角。






【还真是像呢........】






【或许是因为你发现了隐藏的考场规则,不过对于这件事的本身来说还是需要称赞你的。】






在投影屏上说完这句话【欧尔麦特】突然有些神秘的冲他笑了笑。






【而且.....请看VTR!】






他转过身,拿着手中的遥控器打开了刚刚出现在身后的显示屏。






【...........】






屏幕中的那名棕发女孩子一脸紧张的看着屏幕,手指不自觉的捏着衣角。






【那个......丽日御茶子同学,已经开始了哦。】






【诶?!.....啊.......好!】






丽日御茶子慌乱了一瞬,随后她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,平缓了一下心情。






【我......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,绿谷君。】






虽然看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,但是大体上已经平缓了心情。






【谢谢你在考试中救了我!啊,还有带我去考试会场的事情也要谢谢你!】






她的眼睛略微低下,像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





【我是一个方向感比较差的人的人,所以真的真的很感谢你能带我去考试会场。说起来真的有点不好意思,其实一开始我是比较害怕绿谷君你的,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嘿嘿。】






她尴尬的笑了笑,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




【明明绿谷君是一个那么温柔的人。之后也是,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都救了我。而我那时候腿都软了呢,真是超逊的阿。】






像是想起了什么丽日御茶子尴尬的揉了揉头发。






【我知道绿谷君很强,估计比起考场的大家都强。】






丽日御茶子再次吸了一口气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。






【所以........如果绿谷君和我都考上【雄英】的话,可不可以.......可不可以教我怎么使用体术!】






听到这句话的绿谷有些差异的眨了眨眼睛,刚刚不是还说感谢什么的吗?怎么一下子跳到教导了?






很明显在场的人都没想到丽日御茶子会这么说,因为这两个话题根本都扯不到一起去好吗!






但是丽日御茶子并没有在意别人的看法,她看向屏幕,棕褐色的眼瞳里闪烁着坚毅的色彩。






【我知道我说的话很突然,但是!】






她仿佛是想要把心中的情感全部表达出来一样,对着镜头前的绿谷说到。






【因为我希望能追随绿谷君的脚步!】






【因为在所有考试的人中,只有你救了我!】







【因为我希望想绿谷君一样去拯救别人,而不是被人所拯救!】






丽日御茶子喊的声音嘶哑,但是却笑着流出了眼泪。






【而最重要的是,因为从那一刻起,绿谷君就已经是我的【英雄】了。】






【而希望追随自己的英雄并且一起并肩作战,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吧。】






【哈.........真是狡猾。】






之后的【欧尔麦特】说了什么绿谷根本就没有在意。






他揉捏着怀里的抱枕,有些无奈的笑着。






【这样就根本拒绝不了啊.........】






穿好制服的绿谷出久手里夹着金黄色的煎鱼,听着绿谷引子不断的嘱咐着他的话语,看着为他收拾好的书包,心里不自觉的柔软起来。






【就算是仅仅为了这些人,我也得努力一下了。】






另一边,在【雄英高中】的教师办公室里,相泽消太正在专注的看着在投影仪上的画面。






墨绿色头发的少年流畅而又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战斗,实着是叫人不自觉的为他喝彩。






过了许久相泽消太缓慢的转移视线看向一旁的考生文档,拿起那一摞的纸张,手指抚摸着第一张照片上的少年。






看向那有些熟悉少年他勾唇笑了笑,这是一个在他所熟知人眼中十分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




“找到你了。”






低沉而又蕴含着危险的声线回荡在这个房间里。






“焦冻,到了【雄英】后要注意一个叫绿谷出久的人。”






根本就不想跟【安德瓦】待在一起的轰焦冻在临走之前听到他的混蛋老爸对他说这样一句话。






“......绿谷出久?”






“没错。”






“..............”






也不知道是听没听进去,轰焦冻并没有回答【安德瓦】的话,径直的走出了家门。






走去了【雄英高中】。






而这时的绿谷出久也告别了绿谷引子,也同样走去了【雄英高中】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时隔很久的更新_(:3」∠)_


这章真是反复磨了好几遍啊,我感觉我还是没有写出来我脑补出的东西qwq



这章是真的渣!超级渣!(´இ皿இ`)



依旧在自我嫌弃的蠢作者_(:_」∠)_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0)

热度(2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