坠落的星之海——解放啦~\(≧▽≦)/~

一定要点开哦(。・ω・。)ノ♡
一个写文的却沉迷于画画_(:_」∠)_
※※写文超级慢!!!
主all金和轰出胜还有all出ヽ(゚∀゚)ノ
沉迷黑化无可自拔_(:3」∠)_
其实其他也能接受,但是接受度不高_(:_」∠)_(是凹凸的)
不吃瑞嘉瑞!不吃瑞嘉瑞!不吃瑞嘉瑞!也不吃轰爆轰!!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)

fo的人要注意哦= ̄ω ̄=

【all金】武灵(1)


私设有✔
巨ooc慎入ヽ(*。>Д<)o゜
小学生文笔✔
依旧黑化和独占欲强✔(原谅作者深爱黑化○| ̄|_ )

武灵(私设):
有些人天生下来就是武灵,有一种武灵非常特殊他可以和多种人进行接触,会获得主人们相同的力量和一些性格后守护主人们,(可以复制主人们的武器。)但是一旦对主人们攻击或者是抱有恶意,就会立刻被消灭。但这种武灵一般是死亡后的重生之人。

ok?

go!

细碎的沙晶缓缓流下,就像是永不停歇的时间。
白色的衣袍掩盖住修长的手轻轻的弹了一下小巧精致的沙漏。
面部被打上了阴影看不清面孔。
“决定了?”
声音像是问这什么人。
“是吗。”
那人靠在华美的座椅上,洁白的羽翼垂落。
“我倒是无所谓,毕竟这是答应你的事情。”
银色的眼睛里观看着世界。
“我也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”
声音刚落,轻柔的风拂过脸颊。
他轻笑了一声,十指交叉。
“果然,人类就是有趣。”
银色眼睛停止了观看世界,他看着奔向下界的最完美的造物。
“那么,我就要看看。我美丽的造物,你是如何从他们身边逃走呢?”
“反正最后你会发现。”
薄唇勾起笑
“他们和我都一样想拥有你。”

数年后,
金无聊的坐在靠近悬崖的一个石头上,风调皮的穿过他的发丝,阳光暖暖的打在他身上。
他仰头眯着眼睛,双腿晃来晃去。
“啊~格瑞已经出发了呀......”
他叹了一口气,
“怎么办,按照原来的时间我还得再晚一会才能出发呢。”
“可是现在好无聊啊.......”
“啊!对了!”
金突然灵光一现。
“其实我也可以不用在这里等着诶!这段时间我可以在其他星球上转转,然后再到原本的时间去不就好了吗?ヽ(゚∀゚)ノ”
金高兴的蹦了起来
“我果然是天才!”
“那现在就出发吧♪(^∇^*)”

“那么.....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金抱着头蹲在地上,仔细思考了一下当前的状况。
“当时我是准备直接越过星门,然后到到达个星球的。好像....大概....也许.....可能出了点小错误?”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这里到底是哪啊!”
金崩溃的大叫着,白色的地面倒映着金绝望的面孔,四周没有一点声音。
“..........唉~”
疲倦的躺在地上,看着白色的天花板。眼睛看向四周
“不过说真的....这里是哪啊?四周都是白色的,很容易得抑郁症诶。”
“只是通过一下星门,应该不会被传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吧。像什么回到过去、穿越时空什么的。”
喂喂喂,你这样立flag真的好吗←_←
“我好歹也是一名神使,难道过了这么多年力量不熟练了吗?不应该啊。”
就在金还在思考的时候,在墙外突然出现了脚步声。
他马上条件反射的站起来,金色的光在他的牵引下形成了薄膜,围绕在他的身边。
作为神使的必要能力之一。
『透明化』
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能力啊。
随着金能力的展开,那道白色的门展开,走进了一群一看就是科学家的白大褂们。
他们的领头的人是一个30左右的中年男人。
“『神』怎么样了。”
男人的嗓音十分难听,沙哑的音调让人听起来十分难受。
“是的,『神』已经接受了我们灌输给他的知识,完美的掌控了他的力量。”
“哈哈哈!果然他是最成功的实验体!”
男人突然大笑起来,十分癫狂。
金在一旁看着邹起了眉头,心里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“那我们就去看看我们最完美的『神』吧。”
男人打开了另一扇白门。
室内的氛围十分的不好,阴沉的环境下只有不知名的绿色液体发着诡异光。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残肢浮在液体中,冰冷的仪器滴滴的声音显得四周非常空旷。
而中间则有一个巨大的茧。
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着,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。
只见他们有条不紊的到各个仪器上操作,而那个男人则到了那个茧的旁边,摁了一下旁边按钮。
冰冷的气体随着茧得打开喷出。
男人狂热的望着茧得内部,说出了让金震惊的话
“我们的『神』嘉德罗斯您该苏醒了。”
苍白的手伸出,伏在茧的边缘。金色的头发可以说十分的美丽,一点也没有烈阳般的感觉。同样金色的眼睛空洞的看向四周,好像被这里同化了一样冰冷和机械。
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里的金突然很想哭,却又哭不出来。
他只能像以前一样笑,即使他看不见他。
“好久不见,嘉德罗斯。”

那一天是嘉德罗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天。
金色的和他相同发色的人走在他的面前,蔚蓝色的犹如耀眼星辰的眼睛里充斥着不可一世的霸道。黄黑色的带一点天蓝色的棍子被他随意的抗在背后,阳光仿佛成了他的陪衬品。
那样的美丽与傲慢。
扑通  扑通
是谁的心跳
蔚蓝色的眼睛看向他,就像看一个蒙尘的砖石。
那人嘲讽的笑了笑
“嘉德罗斯,你是圣空星的神,未来全宇宙的王!可现在却如此狼狈不堪,听一些虫子的话。这样的你如何成为王?!”
那根棍子指向他。
莫名的有些愤怒,心的某一个地方仿佛得到了解放。
他握住了那棍子,表情十分恼怒。
那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,却笑了。
“记住你现在的不甘和愤怒,等你打败我的那一刻起,你就有了王者的资本。”
“还有在你心里给我记好了我的名字!”
那人傲慢的说
“我的名字叫金。”
“给我好好记住了。”

啊.....记住了,一辈子也不会忘。

评论(2)

热度(57)